位置 :  首頁 > 行業動態 > 行業動態 >
谘詢熱線:0731-88753086

首家倒閉共享單車創始人:真的當做公益了

來源:長沙軟件開發      作者:長沙軟件開發

  共享單車依然熱得燙手。

  6月16日,摩拜宣布又獲得超6億美元融資。與此同時,重慶一家名為“悟空單車”的共享單車卻撐不下去了。就在摩拜宣布巨額融資的三天前,悟空單車宣布停止運營。這讓悟空單車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。

  為了這個風口,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搭進去了300多萬元,一千多輛單車也不見了蹤影。當然,他也不打算找回來,“當做公益了”。

  雷厚義是怎麽被卷入進這個風口的?有哪些心路曆程?又有哪些血淋淋的教訓?昨天,創業家&I 黑馬與雷厚義聊了聊,以下為其對創業家&i黑馬的口述節選。

  采訪:周路平

  口述:雷厚義(悟空單車創始人)

  整理:周路平

  編輯:王根旺

  一

  一年前,我有了做共享單車的想法。

  彼時,我是受到了兩點啟發:一是之前的項目資金鏈斷裂,沒錢打車,於是經常步行跑業務,但效率很低,浪費時間。

  二是在網上看到ofo的報道,覺得這是剛需,正好解決了三公裏內出行的需求。

  之前,我做過消費金融領域的小額現金貸。這個項目後來無疾而終,問題出在資金上,沒找到放款資金,也沒融到資。我找了幾家投資機構,他們的評價很簡單:消費金融領域沒問題,但這個事情不是你們能做的,因為你們專業能力不強。

  後來,我們轉型做貸款流量分發。這個轉型總算讓我們重新活過來,口袋裏有點錢。但流量分發也存在問題,拿不到用戶數據,無黏性,基本盤不穩定,頂多做一兩年時間。

  於是,我們啟動了共享單車項目。啟動前,有人勸我說,摩拜和ofo的風頭正勁,你做成的概率很小。還有人建議我做垂直領域,比如山地自行車或者景區單車。

  但我喜歡賭,而且隻賭大的。我自認為,既然能讓一個公司起死回生,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單車。

  二

  2016年下半年,共享單車行業的融資極瘋狂,摩拜和ofo的架勢真是不讓後來者活。不過,我在戰場上沒時間去考慮這些,能想到的就是盡快投產,拿到一張“門票”。

  12月9日,我們開始做APP,並用20天時間完成了開發。我們第一站選在了重慶,為什麽在重慶?

  一是大家都認為重慶是山城,不可能做共享單車。如果我們做的話,就很具傳播點。

  二是重慶是我們的大本營,戰略意義大於實際意義,總不至於連大本營都不投放車輛。

  我們的單車投放分兩批。第一批是試探市場,第二批是讓市場知道悟空單車,占領用戶的心智,拿到門票。

  第一批是在今年1月5日,投放了兩三百輛,每輛車加運費大約250元,總計花費5萬元左右。

  第二批是在2月底,我們投放了一千輛單車。我們向天津的一個廠家下了一萬輛訂單,交了30%的定金。這批車成本高很多,每輛約750元,再加上鎖和物流成本,總計800萬元左右。後來因為沒有拿到投資,實際上隻拿到1000輛單車,定金也打了水漂。

  單車主要投放在大學城和白領聚集的寫字樓,但這不是封閉環境,投放不久後就分散了。因為我們用的是機械鎖,到後麵車也不見了蹤跡。

  我們也開車去找,把車調配到人流量大的地方,但沒用,第二天又散開了。這樣反複幾次,人工搬運維持了兩周時間,發現效率太低,幹脆放棄,打算下一批單車全部換上智能鎖。

  計劃趕不上變化。我們的核心問題是供應鏈和融資,如果這些解決不了,就沒資格去考慮運營問題。四月中旬,我判斷這件事情做不成,一是融資沒成功,二是合夥人模式也垮了。而後智能鎖的研發,以及單車的投放就再無推進。當時擔心引起動蕩,投下去的單車還一直在運營,直到把合夥人的錢還完。

  6月,處理完各項事情後,我們發布了一個停止運營的通告。

  悟空單車前後運營的四個月裏,累積一萬多用戶,收了一百萬押金。最高的時候,每天日活兩三千。期初用戶也付費,收了四五萬元,後來就免費騎了。截止項目關閉,我們總計虧損300萬左右。

  我們投放了一千多輛,最後隻找回幾十輛。我們也沒有再去找,項目都停了,找回來幹嗎,就當做公益了。(大笑)

  三

  對於小公司而言,共享單車行業很殘酷,頭部集中效應太嚴重,資金集中,資源集中,比如供應鏈資源、媒體資源。摩拜和ofo等形成了巨大黑洞,後起的單車品牌成長空間並不大,隻能做一些小城市。然而,如果做不大,你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。

  想打這場仗,首先得有錢。我當時在網上給真格基金等投資機構都發了BP,基本上無下文,有好幾家也回了,但都覺得我們做成的希望渺茫。

  當時,我們想到了一個解決方法,借鑒修高速公路的套路。過去,沒錢修路就把路分成一段一段,讓私人出錢修,然後讓TA收10年的過路費。

  

(*悟空單車合夥人計劃截圖)

 

  (*悟空單車合夥人計劃截圖)  於是,我們計劃通過合夥人的方式來撬動市場,合夥人投入資金獲得單車所有權。這也是我們和其他公司不一樣的地方。

  當時,我還很樂觀,目標幾十億,甚至也想過上百億。但最終,意向投資金額隻有三千萬元,真正投進來的資金不到六十萬。

  合夥人模式之所以失敗,關鍵問題在於,共享單車是個新事物,這相當於合夥人加盟,他們沒信心。他們掙的都是辛苦錢,安全意識非常濃。你自己驗證不了的東西,他們肯定也在觀望。而沒有資金,我們也無法驗證這個模式。

  除了資金鏈,供應鏈也存在問題。共享單車到後期拚的是運營和產品,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,就意味著產品體驗很難做好。摩拜和ofo都在與頂級的供應鏈資源合作。我們拿不到,所以產品與摩拜的差距越來越大。

  摩拜和ofo搶占了大部分的單車供應鏈。我們去找過飛鴿(創業家&i黑馬注:飛鴿為ofo供應商),他們合作的準入條件是10萬輛起。我們隻能在天津找一家小廠

  智能鎖供應鏈也是個坑。重慶大多時候是陰雨天,智能鎖電池最多能撐二十天。我們計劃去研發智能鎖,找了個研發團隊,還開了場產品發布會。

  然而,還沒等到換鎖,項目就停了。

  四

  這次創業經曆給了我幾個血淋淋的教訓。

  第一,不要去追風口,追了也沒用,小公司追不到。風口是等出來的。

  第二,項目一定要能盈利。共享單車短時間內一定虧損,但你做一個項目,無論是拿投資也好,還是自己出錢,從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,這很重要。

  第三,你要有相應基因。比如做共享單車,你要有供應鏈的人加入,否則自己去搞,問題非常大。

  第四,小公司還是適合小切口,形成獨特價值。就像我們做共享單車,搞到最後連被收購的價值都沒有。我們也去找過ofo,希望被並購,但他們沒意向。

  你建了個碉堡,人家打不下來,才可能花錢並購你。人家如果打得下來,還並購你幹嗎?或者,這個行業發展迅速,老大老二勢均力敵,你的選擇成了決定性力量,這才有被收購的價值。但現在看來,兩者都不沾。

  願賭服輸,人要向前看。

軟件開發,網站建設,企業信息化服務,網絡營銷及策劃,產品和品牌的推廣—認準AG视讯
物競天擇:打造高端的、世界級的信息化服務提供商。自強不息、開拓創新、不斷超越、永不止步!